焦瑾璞:黄金市场发展与资产配置
2018-3-5

3月5日,由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牵头主办,有鱼普惠等单位联合主办“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正式拉开帷幕。有鱼普惠邀请了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作“2018黄金市场发展与资产配置”主题演讲,焦瑾璞详细分析了黄金在金融市场的地位,全球黄金市场的概况,以及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与使命。


黄金市场在整个金融市场的地位


黄金市场,是金融市场的一个部分。在整个市场中,按标的来说,有专门的黄金市场。黄金代表财富,是因为它的商品属性,且它的某些物理属性适用于人们财富的运转。


黄金的属性非常明显,比如金饰品的属性需求。中国、印度都是传统的金银消费大国,全球金饰的需求大约是2136吨,但在增量的82吨中,印度和中国共同贡献了75吨。中国首饰消费全年大约在900吨左右,实物黄金全年在2500吨左右。除了首饰,还有工业,黄金广泛的应用于电子工业,智能手机、电脑、光科技中都含有黄金。


黄金最重要的属性是货币属性。许多国家都把黄金作为一种储备资产,纳入外汇储备,中国的黄金储备量在全球排名第六。随着经济的不景气、金融危机和动乱的影响,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代表都在购买黄金。从全球来看,也有一些国家对于黄金产生了新的认识:2011年7月,美国犹他州宣布承认黄金为法定货币;2015年11月,印度政府启动黄金货币化项目,2016年6月13日起,“黄金债券”开始在印度的股票市场上交易。


紧急变,黄金除了货品、货币属性外,金融属性发展得很快。黄金的金融属性就是投资,投资黄金的业务发展很快。黄金作为非主权信用类资产,在当前的信用货币体系下,发挥着避险功能和稳定器的作用,具有内在的投资价值。黄金在资产配置中的重要作用,它可以丰富资产组合,拓宽投资渠道。


另外黄金还是对抗通胀的有效工具。由于黄金供应的有限性和非货币性,黄金的价格通常是对通货膨胀比较敏感。货币供应量和通货膨胀长期来讲,它是信用性的、上升的,因为黄金的特殊情况,其表现要明显好于股票或货币。


全球黄金市场概况


现在全球最大的黄金市场,第一个就是伦敦,伦敦有300年的经验。常说的“伦敦金”就是12.5公斤,400盎司,1盎司就是1300美元左右。整个市场,全球的黄金价格基本上是看伦敦的价格。第二个期货价格,是看纽约,纽约就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下面的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他的子公司专门做贵金属的,这是世界的“两极”。还有苏黎士,它所在的瑞士在二战时期形成了黄金市场,到目前为止,瑞士的黄金加工仍是全球最好的。此外还有一些东部的新兴市场,比如东京、上海、香港、孟买、新加坡等。


伦敦的市场现在是全球重要的黄金现货定价中心:1897年已经有了全球的银定盘价;1919年引入伦敦金定盘价;1919年到2015年,巴克莱商业、汇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德意志银行五大银行在定价;2015年以后,伦敦又吸收了一些新型国家和一些大行进来。我国目前是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作为定价行。


纽约市场是一个期货市场,一个标准化的场内黄金期货和期权交易投资者通过经纪公司进入到纽约贵金属交易所,纽约贵金属交易所交易完成,进入芝加哥的清算所进行清算,然后交易完成。但它的量非常大,日交易量接近2700万盎司,一年大约是在32万吨左右。但这是一个期货价格,没有实物,真正交割的很少,主要是投资的属性,它是一个全球的市场。这就是说“现货价格看伦敦,期货价格看纽约”。


近几年全球的市场也出现了新的变化——“西金东移”,西方国家对黄金的需求量减少,东方国家在增加,过去十年全球的黄金需求上涨了50%,但同期亚洲的黄金需求上涨了约250%,特别是亚洲的金融消费,已占全球的70%以上。“西金东移”过程中,亚洲的一些市场在崛起,上海、香港、东京、孟买、新加坡等市场都在积极成为有国际影响力的黄金交易中心。“西金东移”给中国造就了机会,也给我们了很多发展的途径。


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与使命


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1949年开始到1982年,是非市场化的管制时期。建国以后国家对黄金的供需实行严格的管制,开采的黄金必须将黄金交给人民银行,用黄金也必须到人民银行申请,并且黄金作为外汇储备的一种重要形式,主要被用于紧急的国际支付。


第二个阶段1982年开始到2002年,逐步取消管制,开始建立黄金市场。我们是三位一体的黄金市场,一个是2002年建立的黄金交易所,是标准的场内市场,有现货、衍生品、租借,各家商业银行有黄金自营业务,黄金柜台业务,黄金经纪业务;一个是上海期货交易所,主要是黄金期货,黄金期货只允许70多个期货公司做,所以量相对来说比较少。


三位一体中,主要的市场是上海黄金交易所,它实行会员制,现有会员253家,其中国内金融类和综合类会员165家,特别会员19家,国际会员69家,基本涵盖了全国绝大多数的产用金企业和大型的金融机构。去年年底交易量总金额19.52万亿,成交量黄金约5.43万吨,白银100万吨,交易的非常活跃。


上海黄金交易所代表了黄金市场,是一个主体,拥有四大市场:询价市场、定价市场、竞价市场、租借市场。定价市场方面,上海黄金交易所推出了“上海金”,这是针对“西金东移”而我们没有定价权的形势推出的。2017年4月9日,迪拜黄金和多种商品交易所上线了以“上海金”为标的的黄金期货。现在和匈牙利交易所、莫斯科交易所也签订了协议。目前“上海金”做的和伦敦差不多了,我们平均每年交易量是5.13吨,伦敦是5.5吨。可以说“上海金”,是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一步。


焦瑾璞简介:


现任上海黄金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经济学博士、研究员、教授和博导,自2015年加入上海黄金交易所以来,提出了上海黄金交易所“市场化、国际化”发展战略,打造“上海金、百姓金”两金品牌,推出首个以人民币定价的“上海金”基准价。他曾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28年,主要从事金融改革、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普惠金融等方面的研究和政策制定工作,是我国普惠金融研究方面的权威、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研究领域的专家,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上海总部党委委员、研究生部党组书记、部务委员会副主席,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等职务,公开发表学术论文或理论文章200余篇,出版著作10余本。


焦瑾璞:黄金市场发展与资产配置

3月5日,由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牵头主办,有鱼普惠等单位联合主办“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正式拉开帷幕。有鱼普惠邀请了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作“2018黄金市场发展与资产配置”主题演讲,焦瑾璞详细分析了黄金在金融市场的地位,全球黄金市场的概况,以及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与使命。

黄金市场在整个金融市场的地位

黄金市场,是金融市场的一个部分。在整个市场中,按标的来说,有专门的黄金市场。黄金代表财富,是因为它的商品属性,且它的某些物理属性适用于人们财富的运转。

黄金的属性非常明显,比如金饰品的属性需求。中国、印度都是传统的金银消费大国,全球金饰的需求大约是2136吨,但在增量的82吨中,印度和中国共同贡献了75吨。中国首饰消费全年大约在900吨左右,实物黄金全年在2500吨左右。除了首饰,还有工业,黄金广泛的应用于电子工业,智能手机、电脑、光科技中都含有黄金。

黄金最重要的属性是货币属性。许多国家都把黄金作为一种储备资产,纳入外汇储备,中国的黄金储备量在全球排名第六。随着经济的不景气、金融危机和动乱的影响,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代表都在购买黄金。从全球来看,也有一些国家对于黄金产生了新的认识:2011年7月,美国犹他州宣布承认黄金为法定货币;2015年11月,印度政府启动黄金货币化项目,2016年6月13日起,“黄金债券”开始在印度的股票市场上交易。

紧急变,黄金除了货品、货币属性外,金融属性发展得很快。黄金的金融属性就是投资,投资黄金的业务发展很快。黄金作为非主权信用类资产,在当前的信用货币体系下,发挥着避险功能和稳定器的作用,具有内在的投资价值。黄金在资产配置中的重要作用,它可以丰富资产组合,拓宽投资渠道。

另外黄金还是对抗通胀的有效工具。由于黄金供应的有限性和非货币性,黄金的价格通常是对通货膨胀比较敏感。货币供应量和通货膨胀长期来讲,它是信用性的、上升的,因为黄金的特殊情况,其表现要明显好于股票或货币。

全球黄金市场概况

现在全球最大的黄金市场,第一个就是伦敦,伦敦有300年的经验。常说的“伦敦金”就是12.5公斤,400盎司,1盎司就是1300美元左右。整个市场,全球的黄金价格基本上是看伦敦的价格。第二个期货价格,是看纽约,纽约就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下面的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他的子公司专门做贵金属的,这是世界的“两极”。还有苏黎士,它所在的瑞士在二战时期形成了黄金市场,到目前为止,瑞士的黄金加工仍是全球最好的。此外还有一些东部的新兴市场,比如东京、上海、香港、孟买、新加坡等。

伦敦的市场现在是全球重要的黄金现货定价中心:1897年已经有了全球的银定盘价;1919年引入伦敦金定盘价;1919年到2015年,巴克莱商业、汇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德意志银行五大银行在定价;2015年以后,伦敦又吸收了一些新型国家和一些大行进来。我国目前是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作为定价行。

纽约市场是一个期货市场,一个标准化的场内黄金期货和期权交易投资者通过经纪公司进入到纽约贵金属交易所,纽约贵金属交易所交易完成,进入芝加哥的清算所进行清算,然后交易完成。但它的量非常大,日交易量接近2700万盎司,一年大约是在32万吨左右。但这是一个期货价格,没有实物,真正交割的很少,主要是投资的属性,它是一个全球的市场。这就是说“现货价格看伦敦,期货价格看纽约”。

近几年全球的市场也出现了新的变化——“西金东移”,西方国家对黄金的需求量减少,东方国家在增加,过去十年全球的黄金需求上涨了50%,但同期亚洲的黄金需求上涨了约250%,特别是亚洲的金融消费,已占全球的70%以上。“西金东移”过程中,亚洲的一些市场在崛起,上海、香港、东京、孟买、新加坡等市场都在积极成为有国际影响力的黄金交易中心。“西金东移”给中国造就了机会,也给我们了很多发展的途径。

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与使命

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1949年开始到1982年,是非市场化的管制时期。建国以后国家对黄金的供需实行严格的管制,开采的黄金必须将黄金交给人民银行,用黄金也必须到人民银行申请,并且黄金作为外汇储备的一种重要形式,主要被用于紧急的国际支付。

第二个阶段1982年开始到2002年,逐步取消管制,开始建立黄金市场。我们是三位一体的黄金市场,一个是2002年建立的黄金交易所,是标准的场内市场,有现货、衍生品、租借,各家商业银行有黄金自营业务,黄金柜台业务,黄金经纪业务;一个是上海期货交易所,主要是黄金期货,黄金期货只允许70多个期货公司做,所以量相对来说比较少。

三位一体中,主要的市场是上海黄金交易所,它实行会员制,现有会员253家,其中国内金融类和综合类会员165家,特别会员19家,国际会员69家,基本涵盖了全国绝大多数的产用金企业和大型的金融机构。去年年底交易量总金额19.52万亿,成交量黄金约5.43万吨,白银100万吨,交易的非常活跃。

上海黄金交易所代表了黄金市场,是一个主体,拥有四大市场:询价市场、定价市场、竞价市场、租借市场。定价市场方面,上海黄金交易所推出了“上海金”,这是针对“西金东移”而我们没有定价权的形势推出的。2017年4月9日,迪拜黄金和多种商品交易所上线了以“上海金”为标的的黄金期货。现在和匈牙利交易所、莫斯科交易所也签订了协议。目前“上海金”做的和伦敦差不多了,我们平均每年交易量是5.13吨,伦敦是5.5吨。可以说“上海金”,是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一步。

焦瑾璞简介:

现任上海黄金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经济学博士、研究员、教授和博导,自2015年加入上海黄金交易所以来,提出了上海黄金交易所“市场化、国际化”发展战略,打造“上海金、百姓金”两金品牌,推出首个以人民币定价的“上海金”基准价。他曾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28年,主要从事金融改革、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普惠金融等方面的研究和政策制定工作,是我国普惠金融研究方面的权威、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研究领域的专家,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上海总部党委委员、研究生部党组书记、部务委员会副主席,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等职务,公开发表学术论文或理论文章200余篇,出版著作10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