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上市公司治理与投资者保护
2018-07-04

第12期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中,有鱼普惠邀请了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徐明,围绕“上市公司治理和投资者保护”的话题展开演讲。


徐明就其在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任职期间的经历,深刻剖析了上市公司治理、治理过程中的控制权问题,以及如何在公司治理过程中保护投资者权益。


上市公司的治理:必要且核心


上市公司的治理,就是如何制度性、结构性地安排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上市公司有一定的规模,股东必定要委托经营者经营公司,因而股东间的所有权和经营者的经营权二者是分离的。所有权与经营权间设计的框架和制度性的安全,就是公司治理结构。


公司治理要从四个方面认识。第一,公司治理是上市公司处于一个核心的地位。上市公司主要分为生产经营、公司治理及信息披露三个部分。生产经营是公司成立的目的,但公司的治理结构会直接影响生产经营的过程及效果。


公司治理的核心内容,是要处理好其中各种权利义务关系。上市公司是普通公司的高级形态,有一定的规模,参与人数多,经营细分,法律关系复杂,但这也意味着权利和义务的关系更为复杂。


其次,公司治理的核心内容也包括处理好经济利益的分配问题。资本市场是一个利益场,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中最基本、最核心的要素。上市公司涉及的法律关系都牵涉到利益,利益的分配必须要与处理权利和义务关系,形成制约和平衡。


第三,公司治理需要建立合理的框架。在中国资本市场中,除了全球普遍通用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层三会一层的可结构外,还引入了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制度。董事会在实际运作中处于核心地位,但由于董事会中往往是大股东、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控制了董事会的席位,小股东的利益无法得到保证,因此董事制度得到了认可。独立董事制度可以独立、公正、客观地发表观点,行使责任。独立理事不仅要求专业水平,还要求能够对公司的决议作出合理性的质疑,并进行审议。


第四,公司治理必须要重视,治理过程中控制权的问题,及中小股东或中小投资者的保护问题。中小股东或中小投资者处于公司治理的外围,其权利和利益处于弱势方,因而在承担分配好控制权的同时,必须要保护中小股东的权益免受侵害。


上市公司控制权:控制权关联治理结构


《公司法》和《上市公司收购兼并管理办法》中,对控制权有两个表述:一是控制权人,一是实际控制人。


控制权人是指拥有上市公司发行在外的股票达到50%以上的人,或拥有不到50%的股票,但拥有相对多数的表决权(30%)的人。控制权人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实际控制人则是指,不拥有该公司股份,但能最终影响、控制公司,拥有相对的控制权。在公司各项决议中,其决定能影响公司各种行为。


在资本市场中,上市公司的多少决策通过表决而得出结论,因而拥有表决权就意味着拥有公司的控制权。在公司中,常见的关于控制权的情况有:控制权之争,控制权争夺相持不下而形成的公司僵局,以及控制权让与。


控制权之争是为了争夺公司的治理,最典型的表现是争夺公司董事会的权利。这其中往往会涉及相关法律层面的关系,包括公司法、行政法、民法等。解决或平息这一问题,就必须厘清法律层面的关系,寻找问题的源头。


控制权争夺不相上下,出现公司僵局时,公司的治理会产生问题,可能会产生双头股东大会、双头董事会,进而进行双头信息披露。而控制权让与就是让与表决权,但实际上,让与表决权从法律角度来看,有躲避监管的嫌疑。在决策同时涉及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时,让与小部分表决权可能不危及公共利益,若大面积让与,则可能导致公司治理结构的变化。


投资者保护:自主意识与场外保护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散户型的市场,绝大部分是个人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中拥有50万以下市值的占95%。这一分布情况符合中国的国情,短期内也无法改变。中小投资者地位弱的同时,专业知识不够、法律知识不够、风险意识不到位、资金规模小。所以,在我国法律和司法环境还有待完善的情况下,投资者权益一旦遭到侵犯,就很难通过诉讼程序获得权益的保障。


对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保护,是一项长期且重要的任务。


2014年, 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成立了,它是证监会的直属单位。服务中心有一套投服模式,以投资者教育为基础,事前持股行权,事后支持诉讼。培养投资者的权利意识,让他们全面知权、积极行权、依法维权。这是保护中小投资者的一个崭新的途径,也是中国的特色经验。这不仅会改变中国投资者保护的现状,还能够使投资者向理性价值的长期方向发展,甚至改变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


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在确定公司治理过程中,要定时自查。在治理内容、治理程序方面,时刻检查内部是否存在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


徐明简介


华东政法大学学士、研究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法学博士。现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曾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兼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证券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证监会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著作(含合著)或主编有:《证券市场组织与行为的法律规范》、《证券及期货市场诸问题研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制度理论和实证研究》、《判例与原理:证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司法介入比较研究》、《证券市场若干法律问题研究》等,主编《证券法苑》系列丛书(十九卷二十七本)。在《中国法学》等杂志发表文章近百篇。


徐明:上市公司治理与投资者保护

第12期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中,有鱼普惠邀请了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徐明,围绕“上市公司治理和投资者保护”的话题展开演讲。

徐明就其在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任职期间的经历,深刻剖析了上市公司治理、治理过程中的控制权问题,以及如何在公司治理过程中保护投资者权益。

上市公司的治理:必要且核心

上市公司的治理,就是如何制度性、结构性地安排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上市公司有一定的规模,股东必定要委托经营者经营公司,因而股东间的所有权和经营者的经营权二者是分离的。所有权与经营权间设计的框架和制度性的安全,就是公司治理结构。

公司治理要从四个方面认识。第一,公司治理是上市公司处于一个核心的地位。上市公司主要分为生产经营、公司治理及信息披露三个部分。生产经营是公司成立的目的,但公司的治理结构会直接影响生产经营的过程及效果。

公司治理的核心内容,是要处理好其中各种权利义务关系。上市公司是普通公司的高级形态,有一定的规模,参与人数多,经营细分,法律关系复杂,但这也意味着权利和义务的关系更为复杂。

其次,公司治理的核心内容也包括处理好经济利益的分配问题。资本市场是一个利益场,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中最基本、最核心的要素。上市公司涉及的法律关系都牵涉到利益,利益的分配必须要与处理权利和义务关系,形成制约和平衡。

第三,公司治理需要建立合理的框架。在中国资本市场中,除了全球普遍通用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层三会一层的可结构外,还引入了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制度。董事会在实际运作中处于核心地位,但由于董事会中往往是大股东、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控制了董事会的席位,小股东的利益无法得到保证,因此董事制度得到了认可。独立董事制度可以独立、公正、客观地发表观点,行使责任。独立理事不仅要求专业水平,还要求能够对公司的决议作出合理性的质疑,并进行审议。

第四,公司治理必须要重视,治理过程中控制权的问题,及中小股东或中小投资者的保护问题。中小股东或中小投资者处于公司治理的外围,其权利和利益处于弱势方,因而在承担分配好控制权的同时,必须要保护中小股东的权益免受侵害。

上市公司控制权:控制权关联治理结构

《公司法》和《上市公司收购兼并管理办法》中,对控制权有两个表述:一是控制权人,一是实际控制人。

控制权人是指拥有上市公司发行在外的股票达到50%以上的人,或拥有不到50%的股票,但拥有相对多数的表决权(30%)的人。控制权人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实际控制人则是指,不拥有该公司股份,但能最终影响、控制公司,拥有相对的控制权。在公司各项决议中,其决定能影响公司各种行为。

在资本市场中,上市公司的多少决策通过表决而得出结论,因而拥有表决权就意味着拥有公司的控制权。在公司中,常见的关于控制权的情况有:控制权之争,控制权争夺相持不下而形成的公司僵局,以及控制权让与。

控制权之争是为了争夺公司的治理,最典型的表现是争夺公司董事会的权利。这其中往往会涉及相关法律层面的关系,包括公司法、行政法、民法等。解决或平息这一问题,就必须厘清法律层面的关系,寻找问题的源头。

控制权争夺不相上下,出现公司僵局时,公司的治理会产生问题,可能会产生双头股东大会、双头董事会,进而进行双头信息披露。而控制权让与就是让与表决权,但实际上,让与表决权从法律角度来看,有躲避监管的嫌疑。在决策同时涉及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时,让与小部分表决权可能不危及公共利益,若大面积让与,则可能导致公司治理结构的变化。

投资者保护:自主意识与场外保护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散户型的市场,绝大部分是个人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中拥有50万以下市值的占95%。这一分布情况符合中国的国情,短期内也无法改变。中小投资者地位弱的同时,专业知识不够、法律知识不够、风险意识不到位、资金规模小。所以,在我国法律和司法环境还有待完善的情况下,投资者权益一旦遭到侵犯,就很难通过诉讼程序获得权益的保障。

对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保护,是一项长期且重要的任务。

2014年, 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成立了,它是证监会的直属单位。服务中心有一套投服模式,以投资者教育为基础,事前持股行权,事后支持诉讼。培养投资者的权利意识,让他们全面知权、积极行权、依法维权。这是保护中小投资者的一个崭新的途径,也是中国的特色经验。这不仅会改变中国投资者保护的现状,还能够使投资者向理性价值的长期方向发展,甚至改变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

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在确定公司治理过程中,要定时自查。在治理内容、治理程序方面,时刻检查内部是否存在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

徐明简介

华东政法大学学士、研究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法学博士。现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曾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兼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证券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证监会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著作(含合著)或主编有:《证券市场组织与行为的法律规范》、《证券及期货市场诸问题研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制度理论和实证研究》、《判例与原理:证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司法介入比较研究》、《证券市场若干法律问题研究》等,主编《证券法苑》系列丛书(十九卷二十七本)。在《中国法学》等杂志发表文章近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