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众华:产融一体化探索和未来之路
2018-06-11

6月11日,有鱼普惠等单位联合主办“陆家嘴资本夜话”第10期如期举行,讲坛邀请了建行上海市分行党委副书记(正行级)、副行长徐众华进行了主题演讲。徐众华分析了近年金融乱象的情况,产融一体化的现状及未来发展之路。


中国企业产融一体化的发展时间并不长,但发展速度极快。随着国家对金融乱象的治理,产融一体化方面的问题也逐渐暴露。


中国金融自由化:金融乱象层出不穷


2013年到2016年,被称为中国金融自由化的四年。这一阶段,中国金融也功能更趋于完善,金融机构发展迅速,上海的金融机构从2012年以前的800多家增加到2017年底的近1500家,其中金融要素类平台已多达10余个。 同时,互联网金融崛起,基本涵盖了所有的金融板块,金融全球化经营的步伐、创新步伐也不断加快。


金融的高速发展促进了金融机构数量的激增,金融进一步开放,也就带来了一些问题。第一个标志是2015年6月中旬,中国遭受了资本市场的“黑色星期一”,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1000个股票下跌,多只股票跌停,一年后,上海上证指数下跌了45%。第二个标志性是金融虚实相脱的问题,从2016年上半年起,金融开始逐步脱离了实体,泡沫扩大,实体经济无法获得资金。第三个标志是金融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互联网金融公司成立、成长速度极快,但因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缺失,也让许多公司钻了空子,做了违法的事。


金融四年自由化出现了金融乱象,2017年年初中央政府开始治理这一问题。首先是金融资管的问题,政府进行了强监管、出台政策。银行理财、票据,保险,证券,期货,互联网等板块都受到了监管,各项政策的出台让这些领域的乱象得到了整治。


2018年,系统性的监管还在继续,中央要求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重点是防范金融风险,有关部门一个季度密集出台了三十多个文件,如《全年监管重点》、《金融资本办法》、《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的若干意见》。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力度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产融一体化:企业未来发展必由之路


十多年来,我国产融一体化都处于自我摸索的前进过程中,金融业、实体企业、地方政府以及其他社会资本都有所参与,有成功经验,也有惨痛教训。产融一体化监管方面的缺失或不到位,引发了许多问题。我国国内汇率、利率没有完全开放,境内外也有利差,这就让许多不法企业利用政策、内部信息,搞监管上套利,甚至有企业绑架政府、市场,犯罪后想尽办法骗取同情。


但是,产融一体化是企业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全球化是无法阻挡的,在宏观环境中,企业未来将是跨国经营的、企业化管理的、产融一体化的,这一过程中,资本、技术、人才将是全球流动的。此时,如果不掌握一些金融工具,就难以经营和发展。


产融一体化有低级、中级和高级三个层级。低级的企业通过金融机构获得短期的中票、短融、私募、收益凭证,来降低财务成本;中级的企业在拥有五六个子公司后,实施内部服务型的产融一体化,财务公司成为一家仅不向公众吸收存款的内部银行。高级的企业是多元化经营的,通过资本纽带、金融控股来管理。


金融控股简称金控。在我国金融体系中,金控起步很慢,早期真正的金控只有人民银行,1979年后成立了四大专业银行,其中三大银行是从人民银行分离出来,还有一个是从财政分离出来的,后来开始有了信托。


现代的金控要求,企业金融控股公司金融性资产一般要在50%以上,必须具备两种以上的金融业务,要在银行、证券、保险中选出两种,精要模式要明确未来金控公司不能直接对大众服务,而是要通过资本纽带对自己的企业集团进行战略定位,然后对下面进行控制考核。


因此,做好金控,就要一业主导,要打集团统一品牌,风险偏好要统一。金控是有协调效应的,其客户资金以及业务技术渠道都是互相共享的,才能达到协同效应。打集团品牌,就必须要建立企业形象识别系统CIS,体制机制要创新,特别是集团内部的资源共享问题。此外还必须要打造一支匠心队伍。


徐众华简介:


建行上海市分行党委副书记(正行级)、副行长,高级经济师,浙江大学管理科学及高级工商管理双硕士。从事金融行业工作40年,历任建行浙江省分行行长助理、副行长、上海市分行风险总监、副行长;兼任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金融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浙江商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徐众华先生对银行业、市场动态和企业发展有独特的理解,曾率领团队有效化解了建行上海市分行钢贸、光伏、船舶等行业重大信贷风险事项,近几年来专注于研究产融结合课题。


徐众华:产融一体化探索和未来之路

6月11日,有鱼普惠等单位联合主办“陆家嘴资本夜话”第10期如期举行,讲坛邀请了建行上海市分行党委副书记(正行级)、副行长徐众华进行了主题演讲。徐众华分析了近年金融乱象的情况,产融一体化的现状及未来发展之路。

中国企业产融一体化的发展时间并不长,但发展速度极快。随着国家对金融乱象的治理,产融一体化方面的问题也逐渐暴露。

中国金融自由化:金融乱象层出不穷

2013年到2016年,被称为中国金融自由化的四年。这一阶段,中国金融也功能更趋于完善,金融机构发展迅速,上海的金融机构从2012年以前的800多家增加到2017年底的近1500家,其中金融要素类平台已多达10余个。 同时,互联网金融崛起,基本涵盖了所有的金融板块,金融全球化经营的步伐、创新步伐也不断加快。

金融的高速发展促进了金融机构数量的激增,金融进一步开放,也就带来了一些问题。第一个标志是2015年6月中旬,中国遭受了资本市场的“黑色星期一”,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1000个股票下跌,多只股票跌停,一年后,上海上证指数下跌了45%。第二个标志性是金融虚实相脱的问题,从2016年上半年起,金融开始逐步脱离了实体,泡沫扩大,实体经济无法获得资金。第三个标志是金融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互联网金融公司成立、成长速度极快,但因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缺失,也让许多公司钻了空子,做了违法的事。

金融四年自由化出现了金融乱象,2017年年初中央政府开始治理这一问题。首先是金融资管的问题,政府进行了强监管、出台政策。银行理财、票据,保险,证券,期货,互联网等板块都受到了监管,各项政策的出台让这些领域的乱象得到了整治。

2018年,系统性的监管还在继续,中央要求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重点是防范金融风险,有关部门一个季度密集出台了三十多个文件,如《全年监管重点》、《金融资本办法》、《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的若干意见》。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力度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产融一体化:企业未来发展必由之路

十多年来,我国产融一体化都处于自我摸索的前进过程中,金融业、实体企业、地方政府以及其他社会资本都有所参与,有成功经验,也有惨痛教训。产融一体化监管方面的缺失或不到位,引发了许多问题。我国国内汇率、利率没有完全开放,境内外也有利差,这就让许多不法企业利用政策、内部信息,搞监管上套利,甚至有企业绑架政府、市场,犯罪后想尽办法骗取同情。

但是,产融一体化是企业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全球化是无法阻挡的,在宏观环境中,企业未来将是跨国经营的、企业化管理的、产融一体化的,这一过程中,资本、技术、人才将是全球流动的。此时,如果不掌握一些金融工具,就难以经营和发展。

产融一体化有低级、中级和高级三个层级。低级的企业通过金融机构获得短期的中票、短融、私募、收益凭证,来降低财务成本;中级的企业在拥有五六个子公司后,实施内部服务型的产融一体化,财务公司成为一家仅不向公众吸收存款的内部银行。高级的企业是多元化经营的,通过资本纽带、金融控股来管理。

金融控股简称金控。在我国金融体系中,金控起步很慢,早期真正的金控只有人民银行,1979年后成立了四大专业银行,其中三大银行是从人民银行分离出来,还有一个是从财政分离出来的,后来开始有了信托。

现代的金控要求,企业金融控股公司金融性资产一般要在50%以上,必须具备两种以上的金融业务,要在银行、证券、保险中选出两种,精要模式要明确未来金控公司不能直接对大众服务,而是要通过资本纽带对自己的企业集团进行战略定位,然后对下面进行控制考核。

因此,做好金控,就要一业主导,要打集团统一品牌,风险偏好要统一。金控是有协调效应的,其客户资金以及业务技术渠道都是互相共享的,才能达到协同效应。打集团品牌,就必须要建立企业形象识别系统CIS,体制机制要创新,特别是集团内部的资源共享问题。此外还必须要打造一支匠心队伍。

徐众华简介:

建行上海市分行党委副书记(正行级)、副行长,高级经济师,浙江大学管理科学及高级工商管理双硕士。从事金融行业工作40年,历任建行浙江省分行行长助理、副行长、上海市分行风险总监、副行长;兼任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金融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浙江商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徐众华先生对银行业、市场动态和企业发展有独特的理解,曾率领团队有效化解了建行上海市分行钢贸、光伏、船舶等行业重大信贷风险事项,近几年来专注于研究产融结合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