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福民:独角兽的回归,是资本市场改革的起点
2018-6-6

6月6日,有鱼普惠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9期如期举行。此次论坛邀请了源星资本董事长、中国知名投资人卓福民做主题报告,报告吸引了沪上商界、学界、金融界的精英们参会聆听。


卓福民结合多年的从业经验,以“独角兽回归和资本市场新举措”为题,详细介绍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及改革新举措。


独角兽与资本市场


独角兽,是一个外来名词,是美国一家风投公司创造的。后来把成立不满五年,迅速成长,没有上市,但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被称为“独角兽”。但今天主题演讲中的独角兽是一个泛指,包括在海外上市的独角兽公司。无论业内还是业外,许多人对独角兽有所误解,甚至妖魔化。实际上,独角兽并非大家所想。


谈独角兽就必须谈资本市场,必须谈上市。


中国的市场经济主体,包括个体户、合作社,共有800多万家,其中企业意义的数量约3000万家,中小企业约2000万家,可谓是遍布全国。但是能拿到风险投资、PE、VC前的中小企业也只有10万家左右,可以说,200家企业只有1家能拿到股权融资。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目前中国有4万亿资金投入到了5万多家企业,但这其中能上市的企业比例很小。最新的数据A股上市公司3534,比例只有1.16/10000,加上新三板挂牌企业,股转中心,不超过2万家。所以真正能够到资本市场,特别是到A股市场拿到钱只有很少的一部分。


即便是这样的境况和难度,许多公司还是想尽办法上市,究其原因,是因为一旦上市成为一个公众公司,公司的融资通道、股、债,都会比非上市公司容易许多。


现状:中国特色,急需变革


中国资本市场的具体状况,必须从历史维度去看。1792年,纽约证券交易所成立了,距今已经成立了226年了。而上海证券交易所是1990年12月19日正式开业,仅有27年的历史,是纽交所的零头。但上交所在27年内走过了纽交所两百多年探索的路,从早期成立的交易柜台,到派代表参与中国证监会的证券交易所暂行规定编写工作,再到股权分置改革等等,都是以中国特色为主,与国际并行。如今,中国的资本市场得到了良好的发展,股票市场全球名列第二,债券市场全球第三,期货和商品交易市场名列前茅,这些都是改革开放的结果。


中国资本市场的具体状况,也要从结构维度上看。1992年2017年间,11万亿,总共融资了11万亿。2017年到今年的3月份,我们一共在股票融资方面融了21000亿,IPO的钱融了2000多个亿,20%都不到。


与美国比较,中国现在有约3500家股本上市公司,占GDP的比重68%,美国的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加在一起市值将近42万亿美元,是美国GDP的213%。但不能简单的看这个总量,要看结构,2018年3月份,美国本土公司的市值排名前六中,有五家属于新经济,而中国不含境外的是指平明前十位中,没有一家是新经济,包含境外的市值排名中也仅有两家,数量远远不够。


股票市场,特别是A股市场中必须把有限的资源配置给优秀的新动能的公司。据官方最新数据,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上市公司是1224家,占到整个上市公司比例的35.13%。传统企业如果没有新动能,没有新经济成分,想上市、融资,要通过证监会会非常困难,资本市场同样如此。


改革:系列政策,全面开放


习近平总书记说:“资本市场是中国金融体系的短板。改革的目标是尽早建成富有国际竞争力和中国特色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今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签署了《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其中试点企业包含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七大行业中的企业列出试点也有标准——三类标准。第一类已经上市的,市值大于等于2000亿,也就是300多亿美金以上;第二类,还没有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境内注册企业;第三类,未上市创新企业,红筹企业或者境内注册企业,营业收入快速增长,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处相对优势。


此外,还有一些利于发展的政策,如VIE结构到CDR。VIE结构是特殊协议的安排,这针对在中国有许多业务,外资不可进入,但需要到海外发行的企业。这些公司如果要会国内上市,必须打破原有的VIE结构。如今,我们美元基金投的项目都在海外,这类企业想回国上市可以使用CDR。企业在海外发行的股票放在存托银行,然后国内发相关凭证,这个凭证就是CDR。


一旦从VIE结构变成CDR,就会伴随有系列的措施,比如允许企业自行选择定价方式,网上设锁定期的股份均不参与向网上的回拨等等,这也是一个重大改革。


中国的资本市场进入了一个全面开放的阶段,而独角兽的回归,仅仅是一个起点,真正的改革才刚刚开始。


卓福民简介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电分校,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现任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副会长兼民营分会执行会长,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创投委员会、法制委员会、地方协会委员会的委员和联席主席,上海市国际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席理事长、上海创投协会副会长。曾任上海市政府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处长、主任助理,上海实业控股有限公司(HK363)董事总经理、CEO,上海实业医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祥峰中国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上海科星创业投资基金创始人兼董事长。连续8年获得福布斯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入选新浪和界面等共同主办的“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等。


卓福民:独角兽的回归,是资本市场改革的起点

6月6日,有鱼普惠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9期如期举行。此次论坛邀请了源星资本董事长、中国知名投资人卓福民做主题报告,报告吸引了沪上商界、学界、金融界的精英们参会聆听。

卓福民结合多年的从业经验,以“独角兽回归和资本市场新举措”为题,详细介绍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及改革新举措。

独角兽与资本市场

独角兽,是一个外来名词,是美国一家风投公司创造的。后来把成立不满五年,迅速成长,没有上市,但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被称为“独角兽”。但今天主题演讲中的独角兽是一个泛指,包括在海外上市的独角兽公司。无论业内还是业外,许多人对独角兽有所误解,甚至妖魔化。实际上,独角兽并非大家所想。

谈独角兽就必须谈资本市场,必须谈上市。

中国的市场经济主体,包括个体户、合作社,共有800多万家,其中企业意义的数量约3000万家,中小企业约2000万家,可谓是遍布全国。但是能拿到风险投资、PE、VC前的中小企业也只有10万家左右,可以说,200家企业只有1家能拿到股权融资。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目前中国有4万亿资金投入到了5万多家企业,但这其中能上市的企业比例很小。最新的数据A股上市公司3534,比例只有1.16/10000,加上新三板挂牌企业,股转中心,不超过2万家。所以真正能够到资本市场,特别是到A股市场拿到钱只有很少的一部分。

即便是这样的境况和难度,许多公司还是想尽办法上市,究其原因,是因为一旦上市成为一个公众公司,公司的融资通道、股、债,都会比非上市公司容易许多。

现状:中国特色,急需变革

中国资本市场的具体状况,必须从历史维度去看。1792年,纽约证券交易所成立了,距今已经成立了226年了。而上海证券交易所是1990年12月19日正式开业,仅有27年的历史,是纽交所的零头。但上交所在27年内走过了纽交所两百多年探索的路,从早期成立的交易柜台,到派代表参与中国证监会的证券交易所暂行规定编写工作,再到股权分置改革等等,都是以中国特色为主,与国际并行。如今,中国的资本市场得到了良好的发展,股票市场全球名列第二,债券市场全球第三,期货和商品交易市场名列前茅,这些都是改革开放的结果。

中国资本市场的具体状况,也要从结构维度上看。1992年2017年间,11万亿,总共融资了11万亿。2017年到今年的3月份,我们一共在股票融资方面融了21000亿,IPO的钱融了2000多个亿,20%都不到。

与美国比较,中国现在有约3500家股本上市公司,占GDP的比重68%,美国的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加在一起市值将近42万亿美元,是美国GDP的213%。但不能简单的看这个总量,要看结构,2018年3月份,美国本土公司的市值排名前六中,有五家属于新经济,而中国不含境外的是指平明前十位中,没有一家是新经济,包含境外的市值排名中也仅有两家,数量远远不够。

股票市场,特别是A股市场中必须把有限的资源配置给优秀的新动能的公司。据官方最新数据,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上市公司是1224家,占到整个上市公司比例的35.13%。传统企业如果没有新动能,没有新经济成分,想上市、融资,要通过证监会会非常困难,资本市场同样如此。

改革:系列政策,全面开放

习近平总书记说:“资本市场是中国金融体系的短板。改革的目标是尽早建成富有国际竞争力和中国特色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今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签署了《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其中试点企业包含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七大行业中的企业列出试点也有标准——三类标准。第一类已经上市的,市值大于等于2000亿,也就是300多亿美金以上;第二类,还没有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境内注册企业;第三类,未上市创新企业,红筹企业或者境内注册企业,营业收入快速增长,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处相对优势。

此外,还有一些利于发展的政策,如VIE结构到CDR。VIE结构是特殊协议的安排,这针对在中国有许多业务,外资不可进入,但需要到海外发行的企业。这些公司如果要会国内上市,必须打破原有的VIE结构。如今,我们美元基金投的项目都在海外,这类企业想回国上市可以使用CDR。企业在海外发行的股票放在存托银行,然后国内发相关凭证,这个凭证就是CDR。

一旦从VIE结构变成CDR,就会伴随有系列的措施,比如允许企业自行选择定价方式,网上设锁定期的股份均不参与向网上的回拨等等,这也是一个重大改革。

中国的资本市场进入了一个全面开放的阶段,而独角兽的回归,仅仅是一个起点,真正的改革才刚刚开始。

卓福民简介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电分校,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现任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副会长兼民营分会执行会长,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创投委员会、法制委员会、地方协会委员会的委员和联席主席,上海市国际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席理事长、上海创投协会副会长。曾任上海市政府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处长、主任助理,上海实业控股有限公司(HK363)董事总经理、CEO,上海实业医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祥峰中国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上海科星创业投资基金创始人兼董事长。连续8年获得福布斯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入选新浪和界面等共同主办的“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