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清友:微调的开始,2018会是拉长的2014吗?
2018-5-8

5月8日,由有鱼普惠、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机构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七期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知名经济学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受邀,作了“微调的开始,2018会是拉长的2014吗?”的主题分享。


管清友博士的分享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着眼现在的小周期,通过对今年情况的分析,将2018年和2014年的政策和经济作对比,讨论如何去看待股票、房地产、债券等市场。二是探讨未来的大周期,他预测未来企业、产业、区域会出现比较明显的分化和集中,整个中国经济步入一个“核心的时代”。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现在的小周期: 微调的开始,2018会是拉长版的2014?


过去十年,经济周期的规律和过去很不一样,尤其是最近五年,很多人觉得经济周期消失了,但其实周期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相对钝化。


时间周期市场表现政策标志性事件
2013年过热阶段货币市场表现好紧缩央行收紧市场流动性,导致大规模钱荒;银行间隔夜拆借创下高达13.44%的历史最高纪录;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出现违约事件
2014年衰退阶段债券市场走牛微刺激两次定向降准一次降息;43号文加强地方债务管理;房地产第一次930新政策
2015年萧条阶段股债双牛到股灾强刺激五次降准降息;PPP兴起;股灾
2016年复苏阶段商品地产走牛中性供给侧改革;3%财政赤字;政治局会议提出抑制资产泡沫;房地产第二次930新政策
2017年过热阶段货币市场表现好紧缩 强监管房地产3.17新政策;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2013年是典型的经济过热,货币市场表现好,导致金融监管加强,政策紧缩。2014年紧缩的后果开始体现,经济出现衰退,债券市场走牛,流动性衰退性宽松。在无风险利率下行的刺激下,估值驱动的中小板、创业板相比较主板表现更好。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随着货币大宽松的启动,股债双牛,直到2015年股灾。2016年经济进入复苏阶段,商品和地产走牛。2017年经济超预期,出现过热迹象,尤其是规模以上企业表现很好。这导致货币政策开始回归中性,金融监管强化,金融上行周期结束。


总的来说,近五年经济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先是提三期叠加,也就是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后来,又提出了“新常态”的判断。最后,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没有那么大,2018应该是一个微调的开始。从今年年初的降准来看,既有考虑保持流动性松紧适度,降低一下市场绷紧的程度,同时也考虑了对冲贸易摩擦对我们的影响。因此,2018年并不像2014年那么坚决,那么宽松,绝不是简单重复2014。


未来的大周期:核心的时代


在整个经济从总量扩张向结构调整转变的过程中,其实不光资产配置讲究核心,整个国家的生态都在分化,都在向核心集中


核心的政治。党和国家机构大力度调整改革,政府机构、党的机构、人大、政协等全部进行改革,力度空前。中央机构全面升格,领导小组升格为委员会,顶层机构常态化,国家治理架构出现了新的变化,主要思路还是强化核心,加强执行力。


核心的外交。全球进入政治强人时代,强权人物接连登台。强权人物的特点是雄才大略,不、按常理出牌。我们现在在外交上遇到了挺大的挑战,扑朔迷离,但最核心其实就是和美国的关系。未来十年是一个博弈、交锋的高峰期。


核心的产业。主要就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从企业这个角度来讲,关键还是要遵循经济规律、产业规律,企业家比政府更清楚这个行业、这个技术的前景。


核心的技术。2018年是核心技术元年,要大力发展核心技术。目前,我们依然从国外进口大量的技术元器件、零配件来支持我国的技术发展,我们在一些领域确实缺少核心技术,这促使我们去反思,到底应该走一个什么路。


核心的企业。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领域,企业出现头部化,都出现了“强者恒强、胜者全得”的特点。金融行业是一个典型,门槛会越来越高,小机构越来越玩不起。


核心的企业家。中国过去四十年出现了四代企业家——84派、92派、99派和15派。84派和92派,抓住了从0到1的先机。99派遇上了城镇化、全球化、工业化、信息化等风口。最近15派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业企业,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提供技术动力,金融体系的扩张和转型提供资金动力,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企业家在新金融、新技术的孕育之下诞生,真正的核心创业家会涌现出来。


核心的城市和区域。中国最发达的是一线城市,也最有增长潜力的是一批“新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的崛起,对传统的一线城市压力非常大。


另外,中国现在的区域战略很多,自贸区也很多。未来地区之间、城市之间两极分化现象会越来越明显。如果不痛下决心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差距会被越拉越,这对于我们投资布局、产业布局其实是具有指向性意义的。


管清友简介: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博士,2017年创办如是金融研究院,并担任院长。曾任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现为国情研究院)能源与气候变化项目主任,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宏观处处长、调研处处长。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学术委员;兼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高级研究员、财政部财政改革发展智库特约专家等职。


管清友:微调的开始,2018会是拉长的2014吗?

5月8日,由有鱼普惠、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机构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七期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知名经济学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受邀,作了“微调的开始,2018会是拉长的2014吗?”的主题分享。

管清友博士的分享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着眼现在的小周期,通过对今年情况的分析,将2018年和2014年的政策和经济作对比,讨论如何去看待股票、房地产、债券等市场。二是探讨未来的大周期,他预测未来企业、产业、区域会出现比较明显的分化和集中,整个中国经济步入一个“核心的时代”。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现在的小周期: 微调的开始,2018会是拉长版的2014?

过去十年,经济周期的规律和过去很不一样,尤其是最近五年,很多人觉得经济周期消失了,但其实周期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相对钝化。

时间周期市场表现政策标志性事件
2013年过热阶段货币市场表现好紧缩央行收紧市场流动性,导致大规模钱荒;银行间隔夜拆借创下高达13.44%的历史最高纪录;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出现违约事件
2014年衰退阶段债券市场走牛微刺激两次定向降准一次降息;43号文加强地方债务管理;房地产第一次930新政策
2015年萧条阶段股债双牛到股灾强刺激五次降准降息;PPP兴起;股灾
2016年复苏阶段商品地产走牛中性供给侧改革;3%财政赤字;政治局会议提出抑制资产泡沫;房地产第二次930新政策
2017年过热阶段货币市场表现好紧缩 强监管房地产3.17新政策;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2013年是典型的经济过热,货币市场表现好,导致金融监管加强,政策紧缩。2014年紧缩的后果开始体现,经济出现衰退,债券市场走牛,流动性衰退性宽松。在无风险利率下行的刺激下,估值驱动的中小板、创业板相比较主板表现更好。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随着货币大宽松的启动,股债双牛,直到2015年股灾。2016年经济进入复苏阶段,商品和地产走牛。2017年经济超预期,出现过热迹象,尤其是规模以上企业表现很好。这导致货币政策开始回归中性,金融监管强化,金融上行周期结束。

总的来说,近五年经济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先是提三期叠加,也就是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后来,又提出了“新常态”的判断。最后,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没有那么大,2018应该是一个微调的开始。从今年年初的降准来看,既有考虑保持流动性松紧适度,降低一下市场绷紧的程度,同时也考虑了对冲贸易摩擦对我们的影响。因此,2018年并不像2014年那么坚决,那么宽松,绝不是简单重复2014。

未来的大周期:核心的时代

在整个经济从总量扩张向结构调整转变的过程中,其实不光资产配置讲究核心,整个国家的生态都在分化,都在向核心集中。

核心的政治。党和国家机构大力度调整改革,政府机构、党的机构、人大、政协等全部进行改革,力度空前。中央机构全面升格,领导小组升格为委员会,顶层机构常态化,国家治理架构出现了新的变化,主要思路还是强化核心,加强执行力。

核心的外交。全球进入政治强人时代,强权人物接连登台。强权人物的特点是雄才大略,不、按常理出牌。我们现在在外交上遇到了挺大的挑战,扑朔迷离,但最核心其实就是和美国的关系。未来十年是一个博弈、交锋的高峰期。

核心的产业。主要就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从企业这个角度来讲,关键还是要遵循经济规律、产业规律,企业家比政府更清楚这个行业、这个技术的前景。

核心的技术。2018年是核心技术元年,要大力发展核心技术。目前,我们依然从国外进口大量的技术元器件、零配件来支持我国的技术发展,我们在一些领域确实缺少核心技术,这促使我们去反思,到底应该走一个什么路。

核心的企业。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领域,企业出现头部化,都出现了“强者恒强、胜者全得”的特点。金融行业是一个典型,门槛会越来越高,小机构越来越玩不起。

核心的企业家。中国过去四十年出现了四代企业家——84派、92派、99派和15派。84派和92派,抓住了从0到1的先机。99派遇上了城镇化、全球化、工业化、信息化等风口。最近15派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业企业,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提供技术动力,金融体系的扩张和转型提供资金动力,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企业家在新金融、新技术的孕育之下诞生,真正的核心创业家会涌现出来。

核心的城市和区域。中国最发达的是一线城市,也最有增长潜力的是一批“新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的崛起,对传统的一线城市压力非常大。

另外,中国现在的区域战略很多,自贸区也很多。未来地区之间、城市之间两极分化现象会越来越明显。如果不痛下决心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差距会被越拉越,这对于我们投资布局、产业布局其实是具有指向性意义的。

管清友简介: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博士,2017年创办如是金融研究院,并担任院长。曾任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现为国情研究院)能源与气候变化项目主任,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宏观处处长、调研处处长。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学术委员;兼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高级研究员、财政部财政改革发展智库特约专家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