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经济增长范式下,中国如何正确攀爬技术进步的阶梯?
2018-4-18

4月18日,有鱼普惠、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上市公司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第五期邀请了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作主题报告。


中国产业通往“微笑曲线”的通道可能受阻,到中国经济增长“范式”的转变,到中国经济“去杠杆”、“去产能”背后的原理,到中国科技与全球经济竞争的现状分析,张军教授详细分析了新的经济增长范式下,中国如何正确攀爬技术阶梯的问题。


中国崛起:全球化20年,中国改变了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的版图


2013年以后,中国经济发生了变化:增长的范式正在发生变化,加快了技术的追赶,国家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


回顾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国经济的崛起,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版图,在经济层面和地缘政治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正在改变大国之间的关系。


有研究报告显示,1990年到2017年,美国每年从全球的货物进口当中,有47%左右是来自于环太平洋地区,包括澳洲、新西兰、大中华区、日本、韩国、东南亚。在这个期间,接近47%的份额基本没变,但其中中国所占的比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90年的时候中国只占7.6%,但到2017年已经达到55.4%。


另外,近年来,中国的科技发生了超预期的变化,除了经济总量上有巨大的进步和发展,在科技领域中,也出现了让全球刮目相看的发展。


西方把中国看成了是美国的一个假想敌,在贸易、科技和其他各方面对中国进行阻挠和制裁。


实际上,中国在二十多年中,因制造业成功接入了全球化时代所形成的“纵向分工”体系,取得了经济成功。


经济学家认为,只要竞争优势是来自于比较优势,不仅可以获得成功,短期内获得巨大的利益,而且在技术阶梯上面可以逐步上升。管理学家称之为“微笑曲线”。随着资本不断的积累,人力资本相对物质资本变得越来越昂贵,所以就会朝两边走,像一个人笑的时候嘴的形象。


如果没有全球产业链,所谓“微笑曲线”可能慢慢会笑不起来。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但因为2008年的这场危机,使得西方发达国家反对全球化,所以对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中国通向“微笑曲线”的通道可能会受阻。


过去五年:中国经济正走向新的发展范式


近五年来,中国的经济正视图改变原有的增长范式,以适应外部环境的改变,中国新一届领导的人也以强国强兵为目标。


经济学家发现,中国经济从九十年代到现在的发展,经济增长的范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从2013年开始,结束了过去二十年超常增长时代。中国开始转变增长范式,是对过去30年增长模式及其所产生的结构问题的反应。


中国提出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已经有二十多年。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2011、2012年,我们在4万亿政府开支所拉动的大规模的经济刺激的格局形成之后,新一代的领导人已经开始反思:传统的增长范式是否还有必要继续维持下去?


2007年,中国实际GDP的增长率高达14.1%,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但是,2008年11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因为美国的次贷危机,所以我们必须要刺激内需。2009年到2011年,名义GDP接近20%的年化增长。经济增长不能维持,到了2012年就开始收紧信贷,要进行“去杠杆”。


回顾历史的发展,我们转变增长范式的导火索就是4万亿这个巨大的负担,就是债务的积压。一旦债务推高,经济会陷入一个债务通缩的两难困境之中。


过去的五年,中国需要改变这种增长的模式。原来两位数的增长靠债务的拉动,现在需求降低了,产能变多了,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政府对此进行了“去产能”,致力于从供给侧发力,将产能压缩到与目前较低的需求水平来匹配。


现在,新一届领导人要求放弃这种增长模式,整顿金融,抑制投资机会,加快服务业发展。而目前服务吸纳劳动力的份额超过了制造在,就业创造速度几乎是创造也的两倍多。这种背景下,我们必须以技术驱动增长的模式,升级产业。


未来发展:依靠竞争性的市场经济体制完成科技追赶的目标


就目前局势来看,中国无法脱离全球产业链,还拥有发挥全球生产链中相对竞争优势的巨大空间。我们与发达经济之间差距依旧不小,还要依靠市场经济体制来实现既定的目标。如今国有企业的效率比私营企业低,国有企业本身有垄断,因此单看国有企业的盈利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资本能够更合理地分配给更具生产率的部分、企业或企业家,那么配置的效率会更好,能更有效地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中国的增长模式已经在变化,但更高质量的经济增长,需要在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上避免冒进,要稳扎稳打,要依靠市场机制,尊重市场主体的选择,鼓励私企参与和发挥重要角色。


虽然特朗普反对全球化,但中国仍要积极倡导自由贸易,维护全球的贸易体系,进一步开放,包括金融。同时,中国需要切实推进结构改革,做到公平竞争、开放市场,消除准入壁垒。只有这样,中国经济才能真正实现高质量的增长。


张军简介:


著名经济学家,现为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并入选国家“万人计划”。兼任上海市委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民进中央特邀咨询研究员等。在国际国内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过约两百篇研究中国经济的论文,出版数十部极具影响力的著作。2015年10月荣获第七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


新的经济增长范式下,中国如何正确攀爬技术进步的阶梯?

4月18日,有鱼普惠、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上市公司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第五期邀请了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作主题报告。

中国产业通往“微笑曲线”的通道可能受阻,到中国经济增长“范式”的转变,到中国经济“去杠杆”、“去产能”背后的原理,到中国科技与全球经济竞争的现状分析,张军教授详细分析了新的经济增长范式下,中国如何正确攀爬技术阶梯的问题。

中国崛起:全球化20年,中国改变了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的版图

2013年以后,中国经济发生了变化:增长的范式正在发生变化,加快了技术的追赶,国家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

回顾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国经济的崛起,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版图,在经济层面和地缘政治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正在改变大国之间的关系。

有研究报告显示,1990年到2017年,美国每年从全球的货物进口当中,有47%左右是来自于环太平洋地区,包括澳洲、新西兰、大中华区、日本、韩国、东南亚。在这个期间,接近47%的份额基本没变,但其中中国所占的比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90年的时候中国只占7.6%,但到2017年已经达到55.4%。

另外,近年来,中国的科技发生了超预期的变化,除了经济总量上有巨大的进步和发展,在科技领域中,也出现了让全球刮目相看的发展。

西方把中国看成了是美国的一个假想敌,在贸易、科技和其他各方面对中国进行阻挠和制裁。

实际上,中国在二十多年中,因制造业成功接入了全球化时代所形成的“纵向分工”体系,取得了经济成功。

经济学家认为,只要竞争优势是来自于比较优势,不仅可以获得成功,短期内获得巨大的利益,而且在技术阶梯上面可以逐步上升。管理学家称之为“微笑曲线”。随着资本不断的积累,人力资本相对物质资本变得越来越昂贵,所以就会朝两边走,像一个人笑的时候嘴的形象。

如果没有全球产业链,所谓“微笑曲线”可能慢慢会笑不起来。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但因为2008年的这场危机,使得西方发达国家反对全球化,所以对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中国通向“微笑曲线”的通道可能会受阻。

过去五年:中国经济正走向新的发展范式

近五年来,中国的经济正视图改变原有的增长范式,以适应外部环境的改变,中国新一届领导的人也以强国强兵为目标。

经济学家发现,中国经济从九十年代到现在的发展,经济增长的范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从2013年开始,结束了过去二十年超常增长时代。中国开始转变增长范式,是对过去30年增长模式及其所产生的结构问题的反应。

中国提出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已经有二十多年。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2011、2012年,我们在4万亿政府开支所拉动的大规模的经济刺激的格局形成之后,新一代的领导人已经开始反思:传统的增长范式是否还有必要继续维持下去?

2007年,中国实际GDP的增长率高达14.1%,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但是,2008年11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因为美国的次贷危机,所以我们必须要刺激内需。2009年到2011年,名义GDP接近20%的年化增长。经济增长不能维持,到了2012年就开始收紧信贷,要进行“去杠杆”。

回顾历史的发展,我们转变增长范式的导火索就是4万亿这个巨大的负担,就是债务的积压。一旦债务推高,经济会陷入一个债务通缩的两难困境之中。

过去的五年,中国需要改变这种增长的模式。原来两位数的增长靠债务的拉动,现在需求降低了,产能变多了,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政府对此进行了“去产能”,致力于从供给侧发力,将产能压缩到与目前较低的需求水平来匹配。

现在,新一届领导人要求放弃这种增长模式,整顿金融,抑制投资机会,加快服务业发展。而目前服务吸纳劳动力的份额超过了制造在,就业创造速度几乎是创造也的两倍多。这种背景下,我们必须以技术驱动增长的模式,升级产业。

未来发展:依靠竞争性的市场经济体制完成科技追赶的目标

就目前局势来看,中国无法脱离全球产业链,还拥有发挥全球生产链中相对竞争优势的巨大空间。我们与发达经济之间差距依旧不小,还要依靠市场经济体制来实现既定的目标。如今国有企业的效率比私营企业低,国有企业本身有垄断,因此单看国有企业的盈利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资本能够更合理地分配给更具生产率的部分、企业或企业家,那么配置的效率会更好,能更有效地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中国的增长模式已经在变化,但更高质量的经济增长,需要在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上避免冒进,要稳扎稳打,要依靠市场机制,尊重市场主体的选择,鼓励私企参与和发挥重要角色。

虽然特朗普反对全球化,但中国仍要积极倡导自由贸易,维护全球的贸易体系,进一步开放,包括金融。同时,中国需要切实推进结构改革,做到公平竞争、开放市场,消除准入壁垒。只有这样,中国经济才能真正实现高质量的增长。

张军简介:

著名经济学家,现为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并入选国家“万人计划”。兼任上海市委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民进中央特邀咨询研究员等。在国际国内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过约两百篇研究中国经济的论文,出版数十部极具影响力的著作。2015年10月荣获第七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